西咸追梦人:“飞机医生”韩少辉的26年

【视频】为飞机“把脉问诊”的飞机医生

今年是韩少辉参加工作的第26年,时间过得很快,快到当韩少辉回想高中骑自行车“追”飞机的往事时,仍经不住感叹“时光飞逝”。(撰文 | 鄢山宇 影像 | 田野)

韩少辉是“农村娃”,小时候别说坐飞机了,看见天上飞过的飞机都能让他和小伙伴们开心地讨论上半天。上高中时,韩少辉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周末骑上自行车去离家数十里外的机场看飞机成为了韩少辉少年时期最喜欢的事情。“看不够,就是好奇,当时就想着,要是能天天这么看飞机该多好。”

怎么样才能天天看飞机?作为一个农村孩子,高考成了韩少辉实现梦想的唯一出路。1990年,韩少辉如愿考上了中国民航大学,毕业后来到东航技术西北分公司(原西北航飞机维修厂),从事BAe-146飞机的航线电子维护。

“我们通常把航线维护叫做外场,简单说就是飞机落地后对飞机进行例行检查和一般的维修。”作为一名维修新兵,韩少辉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5年,然后进入内场开始从事航空机载附件维修工作。

由于早期的技术垄断,飞机的附件出现问题后只能送回原厂家维修,这不仅耗时间,而且还增加了航空公司的成本,为了保证航班的正常运行,航空公司需要提前购买足够多的耗材保。后来随着技术的开放以及航线增多,为了节约成本,航空公司开始组建自己的部件维修部。

从外场转入内场,对于年轻的韩少辉来说,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时间不够用。“航空电子附件修理工作对技术能力要求很高,还要求从业人员不断更新思路以适应飞速发展的电子时代。面对大量的进口设备、英文资料以及各类疑难故障,只能挤出时间加倍努力。”

学习和排故工作都是枯燥的,没有捷径可走。

早期的飞机维护手册都是全英文,块头比字典还厚。在下班后的空暇时间,韩少辉就抱着这本“字典”一字一句地看。为了看懂这些维护手册,那些年韩少辉跑遍了西安各大航空技术院所的图书馆。

韩少辉把出故障的飞机部件比作“病人”,“望、闻、问、切”是他看病的主要方式,他像一个老郎中一样,细心地倾听机器的声音,搭准机器的脉搏。多少个加班的夜晚,他看着闪烁的信号灯,就像是自己在跟机器对话交流,也是在这样专注的沟通中,他学会了跟机器打交道的技巧,也体会到了机务工作的乐趣。

在随后的几年中,韩少辉陆续完成了多项空客附件的首次维修和测验台的功能扩充,填补了多项技术空白。如今,这些测验台先后通过了适航和技术部门的审核,突破了国外厂家昂贵的机器设备与垄断技术的制约。

跨入21世纪,计算机的普及悄然改变着很多人的生活。韩少辉在日常工作中发现,随着计算机技术在机载设备上的广泛应用,许多机载计算机的待修件由于缺少相应的测试设备而无法正常开展工作。为此,韩少辉放弃了周末、节假日,埋头进入了计算机软件编程的“海洋”,学习相关理论。

那段时间,韩少辉经常奔波于西安的各大电子市场,一回到家又将自己关在小房间里进行试验。几个月后,上级要求尝试自主开发部分机载计算机的维修测试台,未雨绸缪的他,恰好已经在这条路上做了先行者。飞行控制组件FCU测验台和飞行警告计算机FWC测试台这两大飞行核心电子零部件测试台先后研制成功,每年创造产值超200万元。

技术对于一个维修单位来说就是生产的命脉。2013年年底,拥有16名技术骨干的韩少辉劳模工作室正式挂牌。“故障千变万化,创新永无止境”,在多年工作经验基础上,韩少辉带领工作室的同事主持开发空客飞机机载电视机实验台、乘务员控制组件实验台、以及视频系统控制组件实验台,参与设计了ECAM实验台和地面耳机实验台,为扩大维修范围,提高维修质量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韩少辉看来,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民航机务工作者。但在同事眼中,他是技术大拿,是“快刀手”和“多面手”。如今,“韩少辉劳模团队创新工作室”不仅成为了一个技术交流平台,更是为机务人搭建了一个技术攻关、技术发明的平台。

2014年9月,作为陕西省重点建设项目,也是西咸新区空港新城五大板块之一的临空产业区核心带动项目,东航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投资4亿多元修建的飞机维修机库正式启用,作为西北地区规模最大,全国第二大的“飞机医院”,可同时容纳6架空客A320系列飞机或2架波音747飞机进行大修工作。

“还记得我刚刚参加工作时,西安机场已经从西稍门搬到了咸阳,改名叫咸阳国际机场,那会只有T1航站楼,如今随着T2、T3航站楼投入使用,T5航站楼也已开工建设。”从韩少辉劳模团队创新工作室的窗户边望去,就是繁忙的机场,一架架飞机降落又起飞间,韩少辉的26年也就过去了。

Copyright © 1998 - 201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